Economic  & Social History Review

天  津  师  范  大  学
欧洲经济社会发展研究院
主办

本栏目汇集世界史特别是研究转型时期问题的各博士、硕士点研究生的习作、课堂讨论及学位论文等。



关于网站
联系我们
网站推介
站内搜索
   
     





 

首页 博硕园地习作园地
博硕园地
 

11-13世纪亨廷顿郡教会地产研究

天津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2011级世界史硕士研究生 杨 旭

内容摘要:在欧洲中世纪的历史进程中,教会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教会发挥政治文化职能的前提和基础是它控制的大量财产,这其中主要是遍及欧洲的地产。就英格兰亨廷顿郡(Huntingdonshire)11-13世纪的教会地产(Ecclesiastical Estates)来看,该郡的教会地产在近两个世纪的发展中表现出了一种相对稳定性,大地产的比重虽然较大,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教会地产作为一个整体内部出现了土地占有权的碎化;与之相适应的是,自营地经济的重要性越发增强。
关键词:《末日审判书》 教会地产 庄园结构

英格兰在中世纪长期被视作边缘地区,这自然跟它位于欧洲西北角的地理位置有关,但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英格兰直到公元1066年的诺曼征服之后,才在政治和文化上逐渐融入西欧的主流文化圈。这一点表现在经济上,就是从维诺格拉道夫(Vinogradoff)的经典庄园理论上看,英格兰的庄园化发展得较晚,基督教的传播也落后于大陆。因此英格兰教会地产的发展首先表现为相对于大陆的一种滞后性。另一方面,当诺曼人在十一世纪作为征服者来到英格兰的时候,教会在当地的庄园和地产却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发展。所以说,英格兰教会地产的发展除了具有滞后性之外还表现为一定的相对于英格兰世俗地产的超前性,在经营模式和账册管理等方面都要比世俗地产表现得更加成熟和封建化。对这种矛盾性的理解和把握是认识英格兰封建化的关键之处,因为教会作为一个整体在中世纪的英格兰毕竟一直是举足轻重的大地主。这也是本文将目光聚焦在英格兰教会地产的原因。但是要研究整个英格兰的教会地产是一个浩大和繁重的工程,文章只能选取其中一个地区——亨廷顿郡作为研究对象。在研究过程中大量运用的资料文献是《末日审判书》(Domesday Book) 。

一、《末日审判书》时代的教会地产情况

在开始文章的正式论述之前,有必要就本文对文献中的数据和概念的理解与使用做出说明。
1. 本文研究的主要内容是教会在农村的地产,因此对于文献中提到的亨廷顿市(Borough of Huntingdon)的财产情况少有涉及,虽然当时的城市市民在城市周围通常也对一些土地进行耕作,但我倾向于不把这些土地归为农村土地或世俗地产。
2. 文章仅就事实上本郡的可耕地(arable)和事实上的土地所有者进行研究。这就是说:第一,在计算庄园土地面积和统计庄园结构时,只计算地理上位于本郡的可耕地,而对于草地(meadow)、牧场(pasture)和灌木林(scubland)等以及在行政和税收上属于本郡却在地理上位于外郡的土地只做论述而不计入以上栏目;第二,对所有权有争议的土地以审判书实际记录的所有者为准。
3. (仅就本郡的文献资料而言)在统计耕地面积的问题上涉及到文献中提出的两个概念——海德(Hide)和犁(Plough)。根据《末日审判书》的统计规则,海德是统计税收(geld)的标准单位,另外其本意是“可供一个家庭生活的土地” 。另外,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末日审判书》在统计TRW(征服者威廉统治时期)的土地时没有给出各个地产的海德数。因此它虽然可以代表一定面积的土地,但本文不视其为面积单位,不用来统计土地面积。
  “犁”在文献中指的是八头牛牵拉的标准犁,显然不是面积单位。但是,它同时也代表着一架这种犁能够工作的土地,比起海德,犁在估计土地面积时更实用也更实在。因此本文在估计土地面积时以犁为准,但1犁具体代表的土地面积还需商榷。
  这两个单位的问题请见下例:
  关于朱迪丝女伯爵(Countess Judith)在Great Stukeley的一个庄园有以下记载:“Hungifu(以前的所有者)had 3 hides to the geld . [ There is ] land for 16 ploughs …” 。也就是说这个庄园原来的主人只按3海德纳税却拥有16架犁可以工作的土地,可见,在《末日审判书》中如果使用海德来估计土地面积的话,是有一定的风险和困难的。因此,本文倾向于认为海德在文献中是统计税收的单位,而不能作为面积单位。
  经过以上简短的说明,后面的研究就可以比较方便的展开了。
  根据《末日审判书》的记录,包括国王在内,亨廷顿郡拥有总计二十九个土地所有者,需要说明的是这里的“土地所有者”并不一定指某个个人,而可能代表一个集团,比如国王的塞恩(King’s Thegns)。在这二十九个土地所有者中有七个代表教会或者说是教会土地所有者,他们是:1. 林肯主教(The Bishop of Lincoln);2. 康堂思主教(The Bishop of Coutances);3. 艾利修道院(The Abbey of Ely);4. 克劳兰修道院(The Abbey of Crowland);5. 拉姆西修道院(The Abbey of Ramsey);6. 索尔尼修道院(The Abbey of Thorney);7.彼得博勒修道院(The Abbey of Peterborough)。他们在本郡四个百户区(Hundred)拥有的庄园情况如下表所示:
表1(单位为“犁”)

Hurstingstone Hundred

Normancross Hundred

庄园名

自营地面积

非自营地面积

庄园名

自营地面积

非自营地面积

Little Stukeley

2

6

Sawtry

2

5

Ripton

2

12

Elton

4

20

Broughton

4

10

Lutton

0.5

0

Wistow

2

11

Alwalton

2

7

Upwood

2

14

Old Fletton

2

6

Holywell

2

6

(B)Orton Waterville 1

3

1

St.Ives

3

20

Orton Waterville

1

1

St.Ives (2) 2

3

3.5

Denton

1

5

Houghton

2

10

Orton Waterville(2)

1

0

Wyton

2

8

Stilton

1

3

Warboys

3

16

Yaxley

3

18

Colne

2

5

Stanground

2

?(8)?3

Bluntisham

2

3

Woodston

2

4

Somersham

2

9

Haddon

2

6

Spaldwick

4

25

Water Newton

2

5

(B)Little Catworth

0

2

Sibson

1

1

 

 

 

Stibbington4

0

1.5

Leightonstone Hundred

Toseland Hundred

庄园名

自营地面积

非自营地面积

庄园名

自营地面积

非自营地面积

Great Gidding

0

1

Yelling

2

3

Bythorn

1

6

Hemingford

2

8

Old Weston

2

7

Offord D'Arcy

2

1

Steeple Gidding

1

7

Cotton

2

0

Ellington

2

12

Great Staughton

2.5

8

Leighton Bromswold

6

10

Diddington

2

2

 

 

 

Buckden

5

14

 

 

 

Dillington

2

10

注:1.(B)代表Berewick,是庄园以外的分地产或有特殊功能的地产,在统计庄园结构时将其算作所属庄园的一部分计算。
2.(2)代表在相同的村庄出现的不同庄园,这反映了村庄与庄园不重合的现象,数字代表一个村庄中存在的庄园的数量。
3. 原稿中该处非自营地的信息因某种原因而缺失,这里根据地产价值的变化推测是8 ploughs。
4. 这处地产在翻译文本中的描述是“…belonging to Sibson…”,不确定是否是Sibson的Berewick,这个Sibson庄园属于索尔尼修道院。而且在同郡的尤斯塔斯伯爵(Count of Eustace)名下也有一处庄园位于Sibson,文献中提到在伯爵的Sibson庄园下也有一Stibbington,且描述完全相同。可能是重复记录,也可能被平分,但谨慎起见在统计庄园结构时该处不作为独立地产计算。
5. 除此之外还有一处庄园Morborne,属于克劳兰修道院,文献没有说明这处庄园属于哪一个百户区,但在统计庄园结构时会计算进去。

这里的自营地指的是文献中提到的“demesne”,而非自营地指的则是文献中提到的demesne之外,维兰(villan)、边地农(bordar)、索克曼(sokeman)占有的土地。需要指出的是纵观全郡的教会地产,只有拉姆西修道院名下的庄园Broughton生活着10名索克曼,而本郡有记录的所有教会和世俗领主的庄园农民其实只有两种——维兰(villan)和边地农(bordar),一般认为这两种人都是在人身上与领主有依附关系的农民。如果说索克曼只是在司法上受领主的审判而在人身上依然是自由人的话 , 那么在亨廷顿郡的教会地产中自由人的数量是极少的。另一方面,虽然在《末日审判书》中记录着28000名奴隶, 但是亨廷顿郡无论在教会还是世俗地产上都全然找不到奴隶(Slave)这个在其他郡的资料中时有出现的字眼。这样一来就可以认为,至少在十一世纪亨廷顿郡的教会地产上,生产方式主要是教会领主通过超经济强制控制与其有着人身依附关系的农民的封建生产方式,使用奴隶进行生产的情况并不存在。
  本文使用庄园结构(Manorial Structure)的概念展开对亨廷顿郡教会地产的研究,它的内涵主要包括一个庄园的总面积,以及其中自营地、农奴份地和自由土地的面积和各自所占的比重。因为《末日审判书》对亨廷顿郡的记载没有透露庄园的具体的以英亩为单位的面积,所以在这里只能进行估计,根据本文第一部分的原则,将以“犁”作为估计的单位,那么一犁到底代表多少英亩土地呢?如果说《末日审判书》中的“犁”指的都是八头耕牛组成的犁队,这个词也代表这种犁队可以耕作的土地面积 ,我们知道在原文中表示“犁”的拉丁语词汇是caruca,其在现代英语中的写法是carucate,虽然现代一般认为1 carucate的面积应该等于120英亩,但是我们完全有理由怀疑在11世纪末的英格兰——一个庄园制方兴未艾的地方,这种往往由习俗规定的面积单位是否真的可以做到标准化。只能说以其定义来看,一犁所指代的土地面积不会像海德波动那么巨大,特别是在土地比较平坦,地形差异比较小的地方。把120英亩作为1“犁”估计面积的上限应该是合适的,因为我们显然不能指望在《末日审判书》的年代一个犁队在一年中能够耕作的土地面积会超过中世纪的整体平均水平。另一方面,在爱德华一世做Quo Warranto调查的时候,牛津郡的1 carucate面积等于100英亩 ,这个来自13世纪晚期的数据更加坚定了我们之前对上限的估计,而且将其定为估计的下限似乎也是合理的,因为一来比100英亩更低的值实在是比较少见,二来虽然时间段比较靠前,但亨廷顿郡毕竟是英格兰教会地产发展较早的地区,carucate的平均面积恐怕也不会太低。因此,认为在亨廷顿郡这样的地方一犁大概等于100-120英亩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偏颇,毕竟研究年代这样久远记载又很模糊的文献时,往往大胆的假设和估计是必要的。为了研究目的,可以按照庄园的总面积把庄园分成大庄园、中等庄园和小庄园。科斯敏斯基的分法是:面积在1000英亩以上者为大庄园,500-1000英亩者为中等庄园,500英亩以下者为小庄园。 这种分类方法的随意性虽然很大,但是由于分类的目的是要研究庄园结构,能够达到区分和鉴别信息的目的就可以了,加之本文后面的内容要涉及到与科斯敏斯基统计的百户区档案(The Hundred Rolls)中本郡庄园结构的比较,所以这里采用相似的分类方法,即:面积在9犁或9犁以上者为大庄园,5至8犁者为中等庄园,5犁以下者为小庄园。如此,根据表1中的信息,我们可以得出亨廷顿郡的教会地产在“末日审判”的时代存在的大、中、小庄园的比例为23-13-9。大、中、小庄园面积占总耕地面积的比重依次为75.81%、19.82%、4.37%。就全部教会地产而言,自营地占可耕地总面积的22.39%,这一比重在大、中、小庄园中依次为19.35、27.12%、53.85%,教会地产总面积约为446犁。
  而世俗地产的情况则较为复杂,一来牵涉到很多在地理上不在本郡的地产;二来土地保有关系比较混乱,索克领和索克曼比较多;第三,有很多名义上并非庄园而实际上又具有庄园特点的地产。因此为谨慎起见,本文对世俗地产不做类似教会地产那般细致的研究和结构分析,只统计一些比较关键和基本的数据。考虑到索克领和那些有庄园之实而无其名的地产,本郡世俗地产总数大致为60—80个,总面积为500犁左右。数量上大于教会地产,面积上与其大致相等而略多,自营地在耕地总面积中大概占有四分之一的比重。另外,世俗地产的特点是:第一,规模明显较大的庄园多掌握在国王和大贵族手中,如国王本人名下在Leighton-stone Hundred的几处大地产,朱迪丝女伯爵(国王的侄女)名下的庄园Eynesbury和Great Paxton以及William de Warenne(初代苏利伯爵)名下的庄园Kimbolton,这些都是20犁左右乃至30犁以上的大庄园;第二,在结构分布上相对于教会地产,世俗地产的分布更加分散,中小庄园的数量和占有的可耕地面积都更多。而且庄园与村庄不重合的现象更普遍。第三,主要分布在本郡南部的Toseland Hundred。
  从以上内容中,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1.本郡的教会地产以大庄园为主,面积占据总耕地面积的四分之三,中等庄园次之,小庄园在耕地面积从统计学的角度上讲极不显著。而且庄园与村庄不重合的情况较少。
2.总体上看,随着庄园面积的减少,领主自营地占庄园耕地面积的比例有增大的趋势。
3.教会地产主要分布在北部三个百户区而世俗地产主要分布在南部的Toseland Hundred,另外前者中大庄园占有的优势相对于后者来说更大。
对于第二点结论,E. A. 科斯敏斯基曾在专著中指出过。 不过他研究的是英格兰十三世纪末的情况,对诺曼征服之后不久的情况则没有进行过细致的阐述。经过以上的统计和分析,我们发现这一规律于十一世纪后期至少在亨廷顿郡的教会地产中是明显存在的。至于第一点结论,科氏也曾提出假设,认为教会地产中自营地占的比例较大与其大庄园较多的事实有关系。 本文证明了至少在末日审判时代的亨廷顿郡,情况确实如此。

二、13世纪后期的教会地产情况与对比

很多学者承认十三世纪时西欧的封建经济发展出现了“跃进”并达到繁荣时期, 那么对英格兰来说,从诺曼征服到爱德华一世这近200年间,封建庄园经济有了什么样的发展,庄园结构有没有发生变化就成为了一个很有价值的课题,这一部分就开始着手研究亨廷顿郡的教会地产在这段历史时期内的变迁。
研究十三世纪中后期的英格兰农业问题可以使用的文献资料很多,本文主要使用的是1279年的百户区档案。百户区档案主要是国王为了确认和重申王室在农村地产中的特权而进行的财产调查。与《末日审判书》相比,它的调查更仔细,具体到庄园的比较精确的土地面积,各项财产的价值和收入甚至是庄园农民的财产和姓名,也涉及了现在威尔士的一部分情况。百户区调查陆陆续续进行了几次,不过档案大都佚失了,如今现存较多也比较重要的就是1279-1280年间调查编制的档案。对该文献研究比较著名的是科斯敏斯基,本文根据他的研究编制了下面的表格:
表2 (单位为英亩)

 

百户区

教会地产

世俗地产

总耕地面积

地产数

大—中—小地产数

平均面积

总耕地面积

地产数

大—中—小地产数

平均面积

Hirstingstone

15269

14

7—3—4

1084

1185

9

0—0—9

131

%

93

 

 

 

7

 

 

 

Leightonstone

13232

14

6—1—7

945

21608

39

7—4—28

554

%

36

 

 

 

64

 

 

 

Normancross

12047

19

4—5—10

631

9332

24

2—3—19

385

%

57

 

 

 

43

 

 

 

Toseland

2280

9

1—0—8

253

17086

61

1—11—49

280

%

12

 

 

 

88

 

 

 

郡总数

42828

56

18—9—29

782

49211

133

10—18—105

370

%

46

 

 

 

54

 

 

 

北部三区

40548

47

17—9—21

884

32125

72

9—7—56

446

%

55

 

 

 

45

 

 

 

使用表2中信息的与《末日审判》时代的情况进行对比后,不难发现以下变化:
1.教会地产依然集中在北部三区,这一情况没有变化。
2.教会地产与世俗地产的面积经过200年左右的时间并没有发生什么改变,可耕地没有增加,基本与200年前相同。二者在总耕地面积中所占的比例也没有什么变化。
3.教会地产和世俗地产的数量都有所增加,特别是后者,增加比较显著。大庄园和中等庄园可能略有减少(因为统计的问题会造成一些误差),但小庄园无疑是增加和发展了。
变化1和变化2说明,在两种地产之间基本没有发生过能够影响双方力量对比的互相兼并,教会地产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增加或减少,其全面衰落可能还要等到亨利八世的解散修道院(Dissolution),因为在这一行动之前教会还拥有国家20-25%的土地。
变化2说明,亨廷顿郡的土地从十一到十三世纪从整体和结果上看没有过萎缩也没有过扩张,基于人口增长压力而掀起的边疆运动 并没有波及到本地区。这可能主要与本地的地形有关。亨廷顿郡位于英格兰东南部,尼恩河(River Nene)和大乌斯河(G.Ouse)之间的平原地带,地形极为平坦,土壤宜于农耕,是经济较早发展的地区。但本郡的东部和北部分布着英格兰最大的沼泽地区(the Fens)中的大沼泽部分(Great Level),这片沼泽就因为有上文提到的五所修道院,所以也被称为“英格兰人的圣地”(Holy Land of the English)。不难想象这片沼泽从古代到中世纪一直影响着本地区耕地面积的扩大,而它直到查理一世时代才开始由贝德福德伯爵主导的著名工程排干。 这就造就了亨廷顿郡农业发展的一个重要特点:土地在诺曼征服时代就得到了充分的开发,而在以后的中世纪历史中却没有得到显著的扩展。
  变化3说明,虽然耕地面积没有扩大,但是耕地的分配却更加分散了,尤其是在世俗地产中,地产的数量几乎增加了一倍。虽然我们没有充分的理由认为地产数量的大幅增加伴随着土地所有者的大量增加即土地所有权的分散,但难以否认的是这两百年间一定了发生了许多地产的转让和拆分,导致土地占有权出现了一定程度的碎化,因为大庄园和中等庄园的数量在减少而小庄园的数量却有了显著的增加。这可能反映了当时随着人口的增长和市场经济的发展,在可耕地面积难以得到实际开拓的前提下,土地会以一定的频率被转让。庄园数量的增加,特别是小庄园数量的显著增加可能是因为当时的土地转让很多都采取再分封(subinfeudation)的形式,因为爱德华一世在1290年颁发的威斯敏斯特三号法令(Quia Emptores)明确了土地转让采取的方式只能是替代(substitution),而不能是再分封,说明在该法令颁布之前,再分封的情况是比较普遍的。科斯敏斯基对这种变化没有进行过深入的研究,但他关于庄园的规模会对其结构和生产经营方式产生影响的理论却能够帮助我们得到以下结论:亨廷顿郡的农村和农业发展在诺曼征服到爱德华一世的历史时期内经历了庄园的解构和重组,其结果是小庄园的数目大量增加,自营地经济在庄园的生产和经营中变得越来越重要。另外,教会地产在这种变化的程度上没有世俗地产那样剧烈,表现出了一种相对的稳定性。
  在对全郡进行宏观统计之外,我们也可以对个别庄园进行单独考察,比如彼得伯勒修道院名下的庄园Alwalton。它在末日审判的时代共拥有9架犁,其中自营地上2架犁,其余7架属于在庄园上生活的20个维兰(一般来讲,这里的1“个”维兰指的往往是一个维兰家庭而不是某个个人,下同),如此算来自营地的面积约占庄园总面积的22.22%。除此之外还有2个磨坊和1个能够产出500条鳗鱼的渔场。而百户区档案的记载则较为详细,明确指出了此地的面积单位换算标准为1海德=5维格特(virgate),1维格特=25英亩。此时的庄园共有可耕地725英亩,其中自营地200英亩,占可耕地面积的27.59%。在庄园上生活着18个virgater,5个half-virgater和34个茅舍农,只有一个自由佃户(free tenant)。其他财产有一个渡口和一条渡船,3个磨坊以及一个鱼塘(产出不明)。 从这两组数据的比较,不难看出:1. Alwalton的规模没有扩大,相反可能从大庄园变为中等庄园。2. 也许随着庄园规模的缩小,庄园结构也发生了变化,自营地的比重增加了5个百分点。3. 尽管如此,庄园的人口有了明显的增加(近3倍),而且从佃户的种类上可以看出,他们互相之间的经济地位应该是不平等的,每户占有的土地面积可能有所不同,土地也许在佃户之间进行过一定程度的流转。除此之外,庄园的生产设施有所改善,多了一个磨坊。经过这种微观的比较研究,我们对本郡的教会地产在这两个世纪间的变化可能会有一个更加清晰的认识。

三、结论

本文比较性地考察了11到13世纪亨廷顿郡的教会地产。利用《末日审判书》试图在静态上研究11世纪晚期该郡的教会地产,而利用百户区档案和其他学者对该档案的研究建立一个动态的框架。最终发现,亨廷顿郡的教会地产在11世纪晚期以大庄园为主,基本上与村庄重合,且可耕地已经得到充分的开垦;庄园结构上,随着庄园规模的缩小,自营地经济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地位。经过200年的发展,虽然教会地产与世俗地产相比表现出了一种稳定性,但这种稳定性是相对的,与后者一样,教会地产也出现了大、中庄园分化,小庄园发展和增加的现象,自营地经济的重要性增强。这可能意味着随着封建经济的发展,土地转让和兼并重组的结果是在经营方式上相对更加依赖自营地的小庄园在庄园体系中的经济地位逐渐上升,而对于这一可能的规律,教会地产虽然表现出了某种抗拒性,但依然无法彻底“脱俗”。

注释:

本文所用《末日审判书》的版本,是Alecto Historical Editions, Published by the Penguin Group, 2003.
约翰?克拉潘:《简明不列颠经济史》,范定九等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80年,第66页。
Alecto Historical Editions, Published by the Penguin Group, 2003, p.559.
马克垚:《英国封建社会研究》,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年,第148页。
同上,第193页。
Domesday Book, A Complete Translation, London: Penguin Group, 2003, p. 1434.
E. A. Kosminsky, Studies in the Agrarian History of England in the 13th Century, Oxford: Basil Blackwell, 1956, p. 88.
Ibid., p. 96.
E. A. Kosminsky, Studies in the Agrarian History of England in the 13th Century, pp. 270-278.
Ibid., p. 112.
罗伯特?福西耶:《剑桥插图中世纪史》,济南:山东画报出版社,2008年,第311页。
E. A. Kosminsky, Studies in the Agrarian History of England in the 13th Century, pp. 110-111.
W. G. Hoskins, The Age of Plunder, the England of Henry VIII, 1500-1547, London: Longman, 1976, p. 121.
Christopher Dyer, Everyday Life in Medieval England, London and New York: Hambledon and London, pp. 13-16.
约翰?克拉潘:《简明不列颠经济史》,第273-274页。
J. H. Robinson trans, Translations and Reprints from the Original Sources of European History,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Press, 1897, Vol III: 5, pp. 4-8.

(转自《小荷》第10期)

 
【经济-社会史评论网转发】2015年4月21日
返回顶部   
 
首页 博硕园地习作园地
   

天津师范大学欧洲经济社会发展研究院主办
copyright©经济-社会史评论网站
引用转载,注明出处;肆意盗用,即为侵权。
备案号/经营许可证号:津ICP备09008453号——8/津教备0381号

eshwebmaster@ey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