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onomic  & Social History Review

天  津  师  范  大  学
欧洲经济社会发展研究院
主办

本栏目汇集世界史特别是研究转型时期问题的各博士、硕士点研究生的习作、课堂讨论及学位论文等。



关于网站
联系我们
网站推介
站内搜索
   
     





 

首页 博硕园地习作园地
博硕园地
 

  浅谈中世纪盛期英格兰的集市圈——与香槟集市的异同比较

  
   天津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2011级专门史硕士研究生

于 淼

  
   内容摘要:集市是中世纪西欧所特有的一种商业现象。12至13世纪,英格兰由八个国际性贸易集市组成了一个年度集市循环圈。这个集市圈对英国经济具有重要意义。本文从集市的起源、地理位置、兴盛原因、参加集市的商人、交易的商品、行政管理、衰落原因等方面,对英格兰集市圈的发展脉络进行粗略梳理,并在此基础上与西欧著名的香槟集市圈进行简要对比,以此为视点可以深化对中世纪盛期英格兰经济发展变化的认识。
   关键词:中世纪盛期 英格兰 集市 香槟集市
  
   集市(fair,一译市集)是中世纪西欧所特有的商业现象,“是研究十三世纪西欧商业联系最好的载体”1 。“集市的迅速发展是诺曼征服后英格兰商业成长最有利的证据之一,”2“是英格兰在11世纪商业复兴的代表。”3 12至13世纪,英格兰由八大国际性贸易集市组成一个年度集市循环圈。这个集市圈在中世纪盛期英格兰的经济活动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然而一提到中世纪集市,人们总是首先想到香槟集市,并将其视为整个西欧中世纪集市的典范并用来观照其他地区的集市。虽然不否认香槟集市的重要地位,但如果将其作为整个西欧中世纪集市的标准的话,就略显片面。尽管整个西欧中世纪的集市在本质上具有许多共性,但是各地区各国家的集市还是有一定的地区差异性。本文在力图叙述英格兰集市圈基本情况的同时,将其与香槟集市圈进行简要的对比,以期认识集市在英格兰经济发展变化中所具有的作用和地位,进一步深化对中世纪英格兰经济社会发展的认识。
  
   一
  
   首先有必要了解这两个集市圈的构成和各个集市开放的时间。12至13世纪英格兰的大集市圈共由八个集市组成:斯坦福(Stamford)集市、圣伊文斯(St.Ives,亨廷顿郡)集市、波士顿的圣博托尔夫(St.Botulph)集市、温彻斯特的圣吉尔斯(St.Giles)集市、北安普敦集市、伯里·圣埃德蒙兹(Bury St.Edmunds,萨福克郡)集市、金斯林(King’s Lynn,诺福克郡)集市、威斯敏斯特的圣爱德华(St.Edward)集市。香槟集市则由四个城市的六个集市构成;拉尼(Lagny)集市、普罗文斯(Provins)的五月(May)集市、巴尔(Bar)集市、特鲁瓦(Troyes)的圣约翰(St.John)集市、普罗文斯的圣阿乌尔(St.Ayoul)集市、特鲁瓦的圣雷米(St.Remi)集市。两个集市圈开市时间见下表。
   比较以下两个表格可以看出两个集市圈的若干差别。英格兰的八个集市分布在八个不同的地区,香槟集市一共有六个,在四个集镇(fair town)举行。香槟集市的数量虽然少于英格兰的集市圈,但每个集市的开市时间要多于英格兰的集市,在盛期时平均每个集市的开市时间在50天左右。而英格兰的集市一般在30到40天左右。
  

   表1 英格兰集市圈开放时间4

斯坦福集市

大斋节

圣伊文斯集市

复活节

圣博托尔夫集市

七月

金斯林集市

七月后期

圣吉尔斯集市

九月

圣爱德华集市

十月

北安普敦集市

十一月

伯里·圣埃德蒙兹集市

十二月

  
   表2 香槟集市开放时间 

拉尼集市

1月2日

巴耳集市

大斋节前一周的周二

五月集市

耶稣升天节前一周的周二

圣约翰集市

圣约翰日(6月24日)两周后的周二

圣阿乌尔集市

圣十字架荣归节(9月14日)

圣雷米集市

万圣节(11月2号)之后


   这些集市是在何时形成的,很难确定。但当文献上明确提到这两个集市圈时,它们就已经很繁荣了。“在1096年,威廉·鲁斯夫就已经授予奥尔特敏斯特(the old minster)修道院主教在圣吉尔斯教堂旁边开办集市的权利。但可以肯定的是,1096年以前这里就已经存在一个主要用于销售农产品的集市了。”5如何才能举行集市,英法两国有很大不同。对于英格兰来说,无论集市是已存在的,还是需要新建立的,都须有王室授予的特许状进行确认或是允许。改变集市开市的时间和持续时间也一样。圣格雷斯集市最初只有三天,“亨利一世把它延长到8天,斯蒂芬延长到14天,亨利二世时将其延长到16天。1269年,主教又花费60英镑买了额外召开8天的权利。”6因为英格兰的各大集市都属于不同的所有者,国王从来没有直接控制过任何一个集市,除非是主教空缺或是领主空缺。尽管没有统一的领导,但并没有影响到大集市圈在英国的地位。因为虽然集市的开办需要国王的特许状,但是对于集市的管理,国王却很少插足。“亨利三世也不能随意地延长威斯敏斯特的开市时间来破坏其他集市。”但是,国王有时也会运用自己的权力来影响集市的发展。这些政策好坏如何很难说,但无疑是有利于集市发展的。“亨利三世强迫伦敦市民去威斯敏斯特集市进行商业交易,并且不准伦敦附近的其他集市或商店在其开市时开放。”7还有,“早在1232年,亨利命令那些来到波士顿的商人,不许他们在波士顿的集市呆太长的时间,应该分配出一些时间去林恩的集市。”8 “1251年9月,国王命令南安普敦的市民和外来的商人,在温彻斯特的圣吉尔斯集市开市的时候,将他们所有的商品通通运到圣吉尔斯集市进行交易。”9司法权和收税权也需要国王的特许状。“1258年,亨利三世同意授予拉姆齐(Ramsey)修道院对整个圣伊文斯集市的全部司法权,而代价是一次支付500马克,并且以后每年都要向王室缴纳50英镑。”10
   法国与英国有所不同,开办市场和集市的权利在中世纪早期属于加洛林王朝。可能是在9至10世纪期间,贵族们从王室手中抢夺了这一权利。10世纪时,香槟伯爵在事实上已经独立于他的领主—法国国王,在其领地范围内建立起封建统治秩序。香槟集市比其他城市更具优势的原因要归结于伯爵们的个人作用。他通过保证商人和商人团体的人身和财产安全,确保交易公平顺利地进行。“在12世纪,大封建主剥夺了小封建主的市集权利。”11就这样,“市集转入了高级贵族的行政权之下。”12所以香槟集市都掌握在香槟伯爵的手中,法王无权干涉。但是为了更多获得过路费等等的收益,法王也会为商人提供保护。“1209年,法王宣称将他的保护范围扩大到那些来到集市的商人。”13
   这两个集市圈,都是在12世纪之前或是12世纪早期建立起来的,最初都没有迅速成为国际贸易中心。13世纪早期的英格兰,出入集市的主要还是英国本地的呢绒商和羊毛批发商。佛兰德尔人在英格兰的贸易开始于约翰王以后,在1220年佛兰德尔著名的高价呢绒出现之前,还可能包括食物、毛皮、羊毛等商品贸易。意大利人来到英格兰要稍微晚一些,大概是在13世纪中期左右。在13世纪大部分时间里,英格兰集市的繁荣一直是靠外国商人维持着。甚至在许多英国的呢绒城镇不再定期出席集市的时候,外国商人还继续出席集市。而香槟地区在12世纪之前还只是巴黎附近农业腹地的一部分,农业经济的发展较为显著。14甚至“在1114年的时候,集市还只是地区性的,在巴尔的集市上只有马和一些其它的牲畜进行交易。”15对于香槟集市来说,其成为重要商业地区的时间与英格兰差不多。这六个集市本来是地方性的商业中心,1150年佛兰德尔人和1175年意大利人的到来,使得集市的繁荣达到了鼎盛。在整个13世纪中,他们都是集市的重要角色,维持着集市的繁荣和国际中心的地位。
   地理位置的优势是两个集市圈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见下图1,图2)。在整个西欧内部,没有任何地区比香槟地区更有优势了。总的来说,香槟地区是一片广阔的平原,分布着各种河流系统,那些汇入北海的河流,连接了英格兰、佛兰德尔和斯堪的纳维亚诸国。陆地上,巴黎东部的广大地区,处在连接意大利和佛兰德尔人最常走的商业路线上,这里也是连接法国西部、南部和德国的中间站。香槟集市的四个集镇都有自己独特的地域优势。特鲁瓦是香槟的首府,起源于罗马的一个部落,并成为了主教所在地。拉尼坐落在可航行的马恩河(Marne)的岸边,而且距离巴黎很近。巴尔和普罗文斯的优势在于其拥有使用频率很高的罗马时期遗留的大道。
 


图1 香槟集市 16

英格兰集市图.jpg

  图2 英格兰集市圈17(★为8大集市)

  
   英格兰集市的地理情况与法国集市基本相似,所有的集市都在河边(如下图)。有六个集市与沃什湾河有紧密联系,其中林恩和波士顿是港口,便于联系低地国家、斯堪的纳维亚诸国及英国东海岸。威斯敏斯特得益于其靠近伦敦的泰晤士河。温彻斯特也坐落在河岸上,而且距离南安普敦这个重要港口不远。可以看出,两个集市圈的成功与它们的优越的地理位置有着重要关系。
   与地理位置同样重要的,是对商人的保护和商业交易的安全保证。在中世纪那个混乱的年代里,一个安全的交易地无疑会大大吸引商人聚集。香槟伯爵极力维护领地内的安定,对于犯罪行为实施严惩。治安范围不局限于集市,还扩大到了边境。而在英国,当英王授予一个特许状的时候,就宣布这个集市得到了国王的保护,得到和平,任何人不准破坏。“在1110年的圣伊文斯集市的特许状中国王说到,凡是来到这儿、待在这儿、从这儿回来的人,都能得到真正的和平。”18但这只是一种口头上保证而已,因为诺曼征服后,英格兰境内并不像大陆那样混乱,国内环境安定和平。两个集市圈对于集市安全的维护,下文将进一步论述。
   两大集市圈几乎在同时达到鼎盛期(1175-1250)。通过伯爵的努力,香槟集市所有大集市的营业程序都固定了下来,因为涌入香槟集市的商人太多了。在中世纪集市经济的全盛时期,香槟是西欧商队贸易的中心,集中了低地国家的高质量呢绒和运抵北法的地中海的奢侈品,还有香料、异域的烟草、纺织品,尤其是丝织品和绸缎。19 费斯曾对香槟集市的商人活动过程进行过简要阐述:一个意大利人经过一个多月长途跋涉,在五月集市开市那天到达普罗文斯。集市最初是八天的进入期,这段时间内,商人们要建立自己的货摊,将他需要做生意的物品准备好。集市交易商品的日程安排首先是呢绒的买卖,然后是皮货,最后是香料和其他需要称重的商品。在集市的最后时间里,他要对自己的账目进行清算。当集市结束的时候,他就带着货物去下一个集市,或是回家。20这种对每个活动的时间进行专门的分配说明了香槟集市的交易规模。而英格兰的集市并没有涌入这么多的商人,所以没有上述那样明确的分期:所有商品的买卖都同时进行。“在圣吉尔斯等集市可能也有进入的时段,”21但不像香槟那样规范。
   出席英格兰集市的外国商人虽然没有香槟集市那么多,但是范围也很广泛。“早在1124年,西班牙人就出席了温彻斯特集市和波士顿集市,还有德国、佛兰德尔和加斯科涅的商人,诺曼人和布拉班特人也随之而来。”22但是在整个13世纪里,伊普尔(Ypres)和杜埃(Douai)的商人是英格兰集市最重要的外国商人团体。稍后,意大利人也在集市出现了。来到这里的大部分外国商人不止参加一个集市。一些商业交易记录可以很好的反映商人的流动情况。“1258年,在波士顿集市,有三个法国人从一个莱斯特商人那里购买羊毛。没有当场支付羊毛的费用,而是在随后的北安普敦集市支付一半,剩下的在温彻斯特集市支付。”23外国青睐英格兰集市主要是由于英格兰在中世纪一直限制外商在境内的商业活动,而集市是那时唯一一个可以自由买卖的地方。“甚至到了1378年还有限制外商在伦敦和其他城镇零售酒和其它进口货物的法令。”24
   随着大量商人的涌入,英格兰集市圈逐渐兴盛起来。从集市的收益上即可看出其繁荣程度。“波士顿集市1172年收入为67英镑1先令6便士;1173年22英镑2先令5便士;1174年10英镑6先令5便士;1175年61英镑7先令2便士;1177年72英镑14便士;1182年91英镑15先令4便士;1183年104英镑19先令5便士;1280年达到289英镑”。“圣格雷斯集市收入1189年达到146英镑;1238-1244年均达125英镑”。“威斯敏斯特集市的收入在1289年有43英镑;1306年达到91英镑16先令;1307年94英镑1先令”。25
   英格兰集市圈繁荣主要得益于其优越的地理位置和国内安定和平的环境,在此基础上,大量的外国商人涌入英格兰集市,在集市上出售带来的商品,同时也收购需要的货物。这些外国人和商品的交易构成了英格兰集市圈繁荣的基础。外国商人中占统治地位的是佛兰德尔的杜埃和伊普尔商人,在商品交易中占主要地位的是呢绒、羊毛和皮货。
  
   二
  
   两个集市圈里交易的最重要商品是呢绒。对英国集市来说更是如此,甚至有的时候,这个集市圈都被称为呢绒集市(cloth fair)。不断成长的英格兰集市圈可以看作是其毛纺织业在早期的一种销售模式。呢绒交易统治着英格兰的集市。在英格兰集市上,呢绒的主要买家是王室。“根据1242年的记录显示,当时国王已经在金斯林、北安普敦、圣伊文斯、波士顿、温彻斯特购买呢绒了。”26英格兰集市上的大多数呢绒来自于英国和佛兰德尔,大多数高质量的来伊普尔、杜埃、林肯、约克、贝弗利和斯坦福,主要是用于穿着和家庭装饰,这些呢绒主导着整个13世纪。“在13世纪中期,王室每年都会在集市上购买500英镑的呢绒。”27 在集市的呢绒贸易中,进口呢绒是重要的一部分,13世纪中期王室的采购官认为,来自佛兰德尔的呢绒具有极高的价值。主要是来自于伊普尔和杜埃。13世纪中期,这两个城市的商人统治了佛兰德尔呢绒在英格兰的销售。28来自杜埃的呢绒占到王室购买总数的50%--65%。伊普尔在1240到1250年间,达到8%,到1260-1270年间达到28%。而英国本土的呢绒只能算作二流,亨利三世期间只达到12%-22%,这还是许多英国城市销售量的总和。最后,意大利、布拉班特、法国商人的销售也值得注意,但是他们销售到国王手中的很少。29 “如温彻斯特的圣吉尔斯集市就是法国与南英格兰重要的呢绒交易中心”30。对于呢绒销售规模,从支付的货摊租金记录上就可以看出来。在圣伊文斯和圣吉尔斯这两个集市的呢绒商租用的都是最贵的场地。在1280年代,伊普尔支付了6英镑,杜埃人支付了5镑。在温彻斯特修道院,有一半是伊普尔商人,支付了3镑租金。另一半是杜埃人,大概有2镑。31“甚至在1261年,温彻斯特有两条街道被命名为伊普雷和杜埃。”32英国的王室锦衣库档案也可以提供参考:1265年王室购买的商品,总价值214镑11先令11便士,其中在圣伊文斯和斯坦福德集市上花费了92镑3便士,占43%,其中83镑13先令3便士花费在圣伊文斯集市,主要是英格兰和佛兰德尔的有色呢绒。通过估算,在1265年,呢绒在集市的总销售份额可以占到50%。1323-1324年,销售给国王的比例占39%,1325年占34%。33在1320年代时,仍然有多种呢绒在集市出售,尽管这时伦敦开始抢占大量的市场份额。13世纪中期呢绒主要供应地还是集市:鲜红色和其它颜色纹理的呢绒、优质英格兰呢绒、毛巾、桌布和粗帆布。有些早期流行的呢绒消失了,其中一个是林肯。更重要的是,尽管这些呢绒来源的记录不时出现在王室锦衣库档案中,佛兰德尔的呢绒在1324年以后,不再在集市上占有统治地位了,仅有一种来自杜埃的棕色呢绒还能卖得上好价钱。这时主要进口物已转移到法国北部的低价呢绒上了,它们来自鲁昂、巴黎、和兰斯(法国东北部城市)等地。许多进口呢绒还有再加工的痕迹,大部分应该是在伦敦进行加工,而且还很便宜。这时国王发现能从伦敦得到比集市更好的供应。集市上交易的英国本土呢绒虽然不占主要部分,但也不能忽略。
   一些适用于下层民众的低端呢绒也在集市出售。这种廉价呢绒取代了那种昂贵的精致呢绒,是在许多小城镇和乡村生产出来的。伦敦商人也经常带着这种呢绒,将其销售给农民。因此,呢绒集市的全盛时期与佛兰德尔和英格兰的呢绒生产有密切联系,它们的命运共进退。
   呢绒在香槟的销售与英格兰有所不同。佛兰德尔的呢绒都出现在这两个集市圈中。但是在香槟集市上的佛兰德尔呢绒品种更多——包括了阿拉斯(Arras)和根特等地产品。尽管伊普尔和杜埃像在英格兰一样,也在香槟集市占有统治地位。更显著是在香槟集市有许多种的法国毛呢绒,产自亚眠、巴黎、兰斯等地,这在英国集市很少见,其他呢绒来自集镇本身。并且,与英格兰在销售呢绒方面最大的不同是,“有十七个呢绒城镇组成呢绒销售同盟,共同讨论呢绒销售问题,这个同盟控制了这些销售呢绒的商人。”34“在其顶峰时期,同盟拥有二十多个城市。”35香槟集市呢绒的主要买家除国王外,意大利人更是重要买家。他们有时收购呢绒是为了进行转运贸易,将佛兰德尔的呢绒转销到地中海地区,或是带回意大利北部城市进行再加工。
   除呢绒以外,羊毛贸易也是两个集市圈的重要交易货物,尤其在英国。13世纪,英国羊毛是比呢绒更具有吸引力的商品,吸引了许多前来采购羊毛的人。大量的羊毛贸易在英格兰东部集市进行。当然,有一部分羊毛不通过集市出口,但这一时期的大部分羊毛还是通过集市出口到海外市场。羊毛供应者不得不远距离地将羊毛运到集市,因为许多英国人和外国商人习惯去那收购羊毛。大修道院是羊毛的主要供应者,尤其是林肯郡和约克郡的修道院。许多修道院不仅出售自己的羊毛,而且也从其他生产者手中收集羊毛到集市上出售。他们不但在羊毛长势好的年份里这么做,疫病年份里同样如此。世俗领主和中等阶级也在集市上这么做。 “在圣埃文斯集市发现了赫里福德郡的羊毛商人,他们还在威斯敏斯特集市销售羊毛,直到14世纪早期,每年都到达500袋左右。”36交易的羊毛种类也比较多。在12至13世纪这二百年的时间里,有许多人到英格兰来买羊毛。在英格兰集市圈中,收购羊毛的主要是意大利人和佛兰德尔人。有许多关于意大利商人出现在羊毛交易中的记录,他们在王室档案(the royal chancery)中出现得最多。八大集市除威斯敏斯特外,都是重要的羊毛销售地。37其中波士顿和金斯林是最重要的。38人们喜欢在波士顿这里交易羊毛可能是因为其开市时间是仲夏,而且林肯郡也是英格兰重要的羊毛产区之一。39它的港口也是吸引外国人的重要因素。在这一点上仅仅有金斯林可以与其相媲美。一些学者发现有些教堂至少在14世纪还出租房屋供买家和卖家用于贮存羊毛。相反,香槟集市的羊毛交易只是交易量一个很小的部分,而且大多是国外商人将羊毛转运来,再出售来自给不同地区的呢绒商。
   再考察一下两个集市圈的毛皮和皮货交易情况。在英格兰,毛皮贸易不如香槟集市那么发达。亨利三世时期,毛皮主要是在集市上销售。“在1243年,亨利三世在波士顿集市和金斯林买了25000张松鼠皮。”40 1265年,三分之二的毛皮来自斯坦福集市。14世纪初时,上层人士喜欢的松鼠皮和兔子皮仍是在集市进行交易,后来才集中到了伦敦。做这项生意的主要是斯堪的纳维亚人、哥特兰人、英国人特别是北安普敦人。随着英国毛皮生产和经销商的地位不断上升,爱德华二世时期的伦敦人垄断了这项贸易,尤其是在供应王室方面。1323-1324年,83%在伦敦交易,余下的在波士顿集市交易。而且,就算是波士顿的皮毛交易,也可能是去那里的伦敦人主持的。41虽然皮毛交易量低于呢绒和香料,但皮货商人仍然是集市的重要角色。香槟集市的毛皮交易十分兴旺,从其特别设立毛皮和皮货的交易时间就可看出来。还有一些商品如酒、香料、牲畜、蜡烛等在集市上交易,但其地位不是特别突出,这里不再详细阐述。
   在商品支付方面,英格兰集市与香槟集市有很大的不同。香槟集市设立专门的支付时间是十分必要的,这是因为其商业环境宽松和各种各样钱币在香槟集市上使用。但在英格兰集市,几乎没有文献提到有任何钱币交易比重超过了英镑。造成英格兰与大陆之间区别的主要原因是英镑一直保持强有力的流通和稳定的价值。还有一点则是,最早活跃在英格兰集市上的是英国人,也就是说几乎很少有交易不包括英国本土的卖家或买家。因此英国集市的记录中很少提到钱币兑换商,这是由于不需要它们。因为无论本国商人还是外国商人,买卖商品时都用英镑进行交易。香槟集市恰恰相反:香槟集市上的主要商人有意大利人、德国人、佛兰德尔人、布拉邦特人、西班牙人,甚至还有法国王室的人。香槟伯爵们尽量保持第纳尔(denier,法国旧银币)的流通,但也没有强行阻止外国商人用其他货币进行交易。“1265年11月29日,特鲁瓦的一封信就提到了许多在集市上流通的货币与马克的兑换比率。”42由于许多种货币在交易中流通,并且硬币价值频繁改变,钱币兑换商便成为一个重要角色。他们度量并核查钱币的真实性,然后算出其真正的价值。在西欧,这种钱币兑换商通常由意大利人、卡奥尔(Cahors,法国西南部城市)的市民或者是犹太人来充当。43 比如“很早就发展起银行业的锡耶纳和在13世纪最后二十五年成为西欧银行业中心的皮亚琴察(Piacenza,意大利北部)都来到了香槟集市”44。当然,钱币兑换商并不仅仅从事兑换活动,“在信贷方面也扮演重要角色,如为商人们提供贷款,转移债务等等”45。“香槟集市也逐渐成为南北方长途贸易的金融票据结算地(financial clearinghouse)。”46甚至“热那亚的财务人员被允许有一个月的时间在集市上结清账款”47。这一结果导致了支付方式的多样化,促进了专业的公证人、钱币兑换商和银行家的出现,发展了信使制度,“同时也刺激了汇票制度的发展”48。而这正是导致英国金融业发展大大落后于大陆的原因之一。
   英格兰集市上不单有外国人进行国际贸易,而且许多英国人也在集市处理国际性的商业事务。同时,英格兰集市上还进行着大部分的国内交易活动。早在1196年,莱斯特商人出席斯坦福集市,1207年来到圣吉尔斯集市。后来他们又频繁出入波士顿、金斯林、圣伊文斯和北安普敦集市。 林肯、诺威奇、牛津和伦敦的商人也同样如此。以圣埃文斯为例,除了来自佛兰德尔等地的外国商人,还有大量来自亨廷顿郡和剑桥郡的领主和农民,以及一些城市商人,如伦敦、斯坦福德、北安普敦、牛津、波士顿、诺丁汉、莱斯特和诺威奇。当然,也有一些距离稍远点的城市,如贝弗利、约克、切斯特和温彻斯特。49“13世纪温彻斯特集市的道路名说明了类似情形。通过记录可以看出有埃克塞特、康沃尔、莱斯特、布里斯托尔、诺丁汉和爱尔兰的商人来过这里。”50 据记载,“1241 年,波士顿集市发生一起骚乱,出现了大量外地商人:温彻斯特、贝弗利、约克、北安普敦、伦敦、牛津和林肯。”51 前文提到外国商人经常出席多个集市,英格兰商人也一样。“1302年,诺威奇(Norwich)的一个呢绒商在斯坦福集市购买一些进口呢绒,而货款却是在随后的圣伊文斯和金斯林集市上支付的。”52
   大量来到英格兰集市圈进行交易的杜埃人、伊普尔人、意大利人和英格兰的本地商人促成了集市的繁荣,也使集市越来越具有影响力和吸引力。伴随集市的交易越来越大,开市的时间越来越长,参加的商人越来越多,各种各样的问题随之产生。为了获得更多的收益,吸引更多的商人,维护和平安定,保证有序的交易活动等等,这些集市的拥有者逐渐设立一系列适用于集市的安全、司法、行政、交易和管理制度,用以保证集市有序和有效的进行。
  
   三
  
   首先,安定和平的环境和对商人的人身与财产保护,是集市繁荣的必要条件。在这一点上,两个集市圈的管理者都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尤其是香槟伯爵们。英格兰的集市不像香槟集市那样为保护商人而付出巨大努力。至少从1148年起,香槟伯爵就开始保护商人们的安全,而且并不单纯局限在集市,还扩展到那些商人往来集市的路途上。他们甚至得到赔偿路途被盗或被抢商品的保证。更有意义的是,香槟集市对于破坏集市的行为进行了激烈的斗争。
   而英王却很少有这方面的努力,他们并没有把大道的安全作为优先考虑的对象,只是一些口头上的保证而已。为换取金钱,他们更愿意授予一些特许状来保证商人和货物的安全,而且这些特许状还有一些限制,如规定了时间或是对某个特定路段的安全保证。英格兰集市的拥有者在其司法权范围内也提供一些有效的安全措施。保护集市是集市附近的佃户们所负担的一项义务,13世纪时领主还会为此支付工资。“在温彻斯特,有骑卫兵(horse-guard)和步卫兵(foot-guard)来同时保证伦敦商人的安全。”53但英国集市的保卫者数量远远少于香槟集市。“温彻斯特集市在整个开市期内,治安员最多才32个,而香槟集市无论何时都能保证有大概140人左右,直到1317年。”54 两个集市圈最基本的组织管理结构并没有什么显著区别,司法和管理机构在整个12、13世纪也都一直存在。在香槟,伯爵和教士是集市的主要管理者,能有效地推行集市规程。伯爵的或教会的法庭主要用于处理商人之间的矛盾。在集市广场上,判决实施和维持秩序通过灰脚法庭(pie-poudre court)来执行。集市法庭的审判快速而且严厉,是“中世纪行商法庭的缩影”55。主管集市的行政官员有很多。最高长官是监守官(warden),通常有两个。他们通常从集镇中的市民和贵族中选出。监守官之下有履行警察职责的守卫、公证职能的公证员、测量员、过磅员、搬运工人、收税官等。1283年前,英格兰的商业交易包括大的商业交易中,没有出现交换契约的公证员。重要的集市工作人员还有管家(seneschal)、执行官(bailiff)、审判员(justice),他们的职责是管理集市的行政机构,分配销售场地,监督商品质量和重量,防止交易中的违规操作,从而使集市法庭可以高效快速的运转,并监督集市的各种规章制度推行情况。“13世纪的所有英国集市,都已有统一的标示、砝码和测量标准。” 还有一系列有关商人合伙经营和销售方式的准则,这些多是通过商人们在集市的不断交易中制订出来了。
   此外,来自同一地区的商人也会形成一些团体,主要用于维护自身利益和解决团体的内部矛盾。在这一点上,佛兰德尔人走在了前面。当他们来到英格兰集市时,必成立一个自己的独立法庭,成员内部矛盾通常由这个法庭来解决。56英国本国商人同样如此,尽管没有佛兰德尔人那么完善。英国的呢绒城市(林肯、贝弗利、约克)通过维持内部团结来加强他们在不同集市中的地位。“1275年,波士顿集市当局允许约克在集市里拥有自己的商人汉萨。”57“莱斯特商人团体十分强大,以至于在13世纪早期,他们在各大集市支出的全部费用超过了在莱斯特城内。”58从这点上来说,香槟集市的商人组织更多一些。“在1264年,锡耶纳商人首先在香槟设立永久的领事馆(permanent consulate ),主要代表本城市民出席法庭。到13世纪下半叶,共有十五个意大利城镇在此设立类似机构。”59更为重要的组织是由十七个城镇组成了呢绒销售同盟。
   集市的管理者们还将商人们固定在指定位置。有的以交易商品的类型进行划分,如“在波士顿集市,布商在南边,羊毛商人在北边”60。也有按照商人来源地进行划分的,“在圣吉尔斯集市,佛兰德尔的商人在同一条街道,卡昂(Caen,法国西北部)商人在另一条,康沃尔的在第三条。参加斯坦福集市的莱斯特商人通常将自己带来的商品放到他们经常放的地方。”61
   规范和管理集市的各项措施促进了集市持续的繁荣,但这并不能使英格兰集市圈长久稳定的兴盛下去。随着政治局势、商业环境和交易方式的一系列改变,从13世纪末开始,英格兰的集市圈就已有衰落的迹象了。
  
   四
  
   集市衰落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但可以肯定的是,当外国人不再出席集市的时候,衰落就出现了。“圣博托尔夫在1335年的记载中提到外国人不像以前那样光顾它了,在1416年的时候已经停止开市好几年了。”62“1363年记载到圣伊文斯集市由于没有外国商人,已经20多年没开了。”63“圣吉尔斯从1330年到1400一直处于持续的衰落,在1331至1335年,集市的平均收益在43磅,到1396至1400年,平均收益为11磅。”64英王是英格兰集市上重要的消费者,集市的衰落也与他们不再在集市上购买商品有着密切关系。“在14世纪晚期的时候,王室已经不在集市上购买呢绒,而是去伦敦、考文垂或是其他城镇。”65
   英格兰集市圈的衰落原因有许多。首先,英国城市呢绒工业的地位下降,特别是在东部的林肯、约克、莱斯特、贝弗利、考文垂和其它城市。主要表现为:生产高品质呢绒的城市衰落,而与此同时,廉价的粗制呢绒工业在乡村发展起来;或者是一种新的生产组织结构集中在城市郊区进行生产。无论什么原因,这种变化意味着旧有呢绒商的那种销售和生产方式不能满足现在的情况了。在过去,他们频繁出席集市销售高质量呢绒并且收购羊毛,现在改变成了销售更新的、更便宜的粗制呢绒,这种呢绒更加贴近大众的日常消费,销路更广,销量更大。对商人销售最有利的是那些地区的集散中心,如诺威奇,而不是集市,因为集市作为购买地点距离远且时间零散。这些新型的城镇,呢绒商主导着呢绒制造,集市再也达不到以前的交易规模了。另一处扩张地是伦敦的呢绒加工制造。瓦德麦尔呢(Wadmol,重厚拉毛粗纺呢绒)、平纹细布呢绒(Candlewick,用薄纱线绣成的平纹细布呢绒)、精纺呢绒(Worsted):这些全都起源于伦敦,或是在一些农业中心模仿出来的。66这些呢绒的价格低于英格兰自身和佛兰德尔的宽幅呢绒,在大众市场有很大的竞争力,并且使伦敦与这些中心的联系十分紧密。
   其次,政治局势紧张和英王的政策也使集市受到严重打击。英国在13世纪后期与法国和佛兰德尔的战争,使这些外国商人在集市上遭受重大损失。英国共有三段时期与佛兰德尔处于敌对状态:1270-1277, 1294-1303, 1307-1322。这种情形对佛兰德尔经济的破坏大于对英格兰,因为佛兰德尔人依赖英国的羊毛。这种政策表现为对佛兰德尔实施羊毛和呢绒禁运,有时也用在法国身上。所以,佛兰德尔的呢绒工业得不到英国羊毛的充足供应。但英国却可以通过其他渠道来进口佛兰德尔呢绒。对于佛兰德尔的禁运和敌对,使集市交易量受到严重打击,因为他们是大集市上购买羊毛和销售呢绒的主力。而且,爱德华为了得到战争经费,新增了大量税项,尤其是在1290年代中期。强制在羊毛交易上征收重税,使得集市的羊毛贸易差一点被全部放弃。还有,羊毛成为爱德华制约大陆力量的一种武器。1313年前,国王的代理人和商人还能稳定的向大陆供应羊毛。随着城市商人和乡绅经济实力的逐渐强大,他们直接从羊毛生产人手中收购羊毛,然后转运到大陆卖给呢绒生产者或羊毛商。这样,羊毛销售一般都在产地直接进行商谈交易,并且出现了专门的羊毛批发商。他们在买羊毛时不再关心其他商品的销售情况,也不像以前那样在买卖羊毛的同时还交易其他商品,所以也就不必非要在集市上进行交易了。这种改变最终影响了羊毛的销售方式和途径,并且出现了一些不通过集市就控制着羊毛买卖的大商人。
   伦敦在英格兰的商业统治地位不断上升,与此相对应的则是东盎格利亚等地区集市地位不断下降。伦敦城市在13世纪晚期快速发展时,爱德华允许外国人与本城市民有相同的经商权利,使他们有机会建立自己的商业体系。佛罗伦萨人、卢卡人和加斯科涅人都在这一过程中受益,但佛兰德尔人却不幸卷入封建斗争中,错失这一良机。由于商业的转移。伦敦吸引了大量有进取心和创新精神的新商人。1300年该城占有了英国的羊毛、呢绒、皮毛、鱼、谷物、酒等商品交易的大部分市场份额。爱德华二世也主要光顾这里了,而在1264至1265年,王室在伦敦购买的呢绒、毛皮和香料只占购买总数的四分之一。67“1327年,伦敦的皮货商从王室手中获得垄断国内皮毛交易的权利。直接打击了波士顿和温彻斯特的集市。”68
   香槟集市衰落的原因与英格兰略有不同。香槟集市处于西欧的中心,任何经济和政治方面的变化,都会对其造成很大影响。从商业角度看,自1260年开始,香槟集市就已经开始衰落了。“在1270年代后期,法王腓力三世喜欢从尼姆等港口进口地中海商品,从而放弃蒙特利埃,”“但是香槟在南法的贸易主要集中在蒙特利埃。”69海洋商路的开辟和传统陆上商路改变70也加速了集市的衰落。1277-1281年热那亚人在大西洋商业航线的开辟,使其能直接与佛兰德尔和英格兰进行商业联系,从而绕过了香槟。就像伦敦的发展加速英格兰集市的衰落一样,作为法国王室首都的巴黎、教皇驻地阿维尼翁的迅速发展,对香槟集市形成了巨大冲击。而此时此刻,集市也已从最初的商业交易地转变成了西欧的金融票据交易所。这个金融市场一直持续到1320年。71越来越多的贸易不再运到集镇上进行处理。呢绒和皮革制品的生产开始标准化,所以很远距离的商人可以对这些商品进行订购,而无需长途跋涉到集市上去了。这可以看作是最早的商品订购模式。“正是托斯卡纳(Tuscany)、伦巴德等意大利的商人在布拉格、巴黎和伦敦的金融机构使这种模式的发展成为了可能。”72用于对账单进行支付的金融工具即中世纪意义上的“支票”也逐渐发展起来了,商人聚集起来面对面进行交易再也不是那么重要,香槟集市也就逐渐失去其在欧洲商业中的重要地位。73从此,“集市不在是西欧内部贸易的基础了。”74
   香槟集市的衰落不只有商业模式变化这一个原因。“法王在1277年,发布禁令,不许出口酒、羊毛和谷物。”75“从1285年开始,法王开始在交通要道上征税。”761284年,香槟的女伯爵嫁给了法王腓力,香槟地区成为了法国王室的一部分。1291年,香槟完全被纳入法王统治下以后,77王室却疏于保护它,还采取了杀鸡取卵的税收政策。战争又阻碍着商人进入集市。腓力四世与佛兰德尔和北意大利的战争使得法国东部的传统商业贸易转移了。781337年爆发的百年战争彻底毁掉了香槟集市。79若比较两个集市圈的衰落原因,英格兰集市圈受经济影响要多一些,而香槟集市在政治和经济两方面都遭受了很大冲击。
   英格兰的这种国际性贸易集市圈,对于其中世纪的经济和社会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它们将英格兰各社会阶层的人联系起来,增强了社会的活力。首先,从集市本身来说,这里有许多来自国外的商人,这样为本国商人提供了一个对外交往平台。通过与外国商人的来往,落后的英格兰学到了大陆先进的商业交易方式和模式,促进了他们脑力和精神视野的进步,如同利普森所说,“刺激他们产生了一种热切追逐在世界范围的利益的行为”80。在与外国商人的竞争中,英国商人自身实力也在不断壮大。其次,英格兰大集市圈的出现,极大地丰富了人们的日常生活。“每年在圣伊文斯集市召开的时候,有大量的农民进入集市。甚至有许多是来自50英里以外的人。”81这些农民建立仓储室存放粮食。由于交换手工业品,还向前来参加集市的人提供食物,偶尔还做一些小的羊毛和酒的贸易。他们在参加集市的过程中,也学会了一些商业手段和交易方式。在13世纪晚期时,英格兰东部的村民可以进行一些基本的商业活动,比如“提供一些小额度的贷款和合伙经营等等”82。集市的商业生活也冲击了教会的神职人员。在教堂里,他们是虔诚的牧师和主教。但当他们来到集市时,就变成了精明的商人、细心的组织者和管理者。他们知道,想要获得最大的收益,就必须这么做。最后,英格兰国王也在集市发展过程中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他的一些商业法令和政策也成为了宝贵的商业遗产。
   中世纪盛期的英格兰集市圈适应了当时英国的社会经济情况,在经济发展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它的兴衰也反映着英国经济的变化。加强对集市情况的研究,有助于深入了解和认识中世纪的英格兰。从集市的视角来考察,也有利于改变一些对传统的中世纪经济社会结构的看法。
  
1 David Abulafia, The Cambridge Medieval History, Vol. V,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9, p.191.
2 W.Cunningham, The Growth of English Industry and Commerce, Vol. 1, Cambridge, 1915, p.650.
3 D.Luscombe, The Cambridge Medieval History, Vol. IV,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9, p.67.
4 E.W.Moore, The Fairs of Medieval England, Toronto: Pontifical Institute of Medieval Studies, 1985, p.10.
5 Edward Miller and John Hatcher, Medieval England: Towns, Commerce and Crafts 1086-1348, New York: Longman, 1995, p.167.
6 Ephraim Lipsion, The Economic History of England, Vol. 1, London, 1929, p.222.
7 Ephraim Lipsion, The Economic History of England, Vol. 1, p.246.
8 E.W.Moore, The Fairs of Medieval England, p.17.
9 D.C.Douglas, English Historical Documents, Vol. III, 1189-1327, 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 1995, p.855.
10 E.W.Moore, The Fairs of Medieval England, p.15.
11 汤普逊:《中世纪经济社会史》下册,耿淡如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63年,第184页。
12 汤普逊:《中世纪经济社会史》下册,第184页。
13 A.S.Epstein, An Economic and Social History of Later Medieval Europe, 1000-1500,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9, p.83.
14 E.S.Hunt and J. M.Murray, A History of Business in Medieval Europe,1200-1550,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9, p.29.
15 G.A.J.Hodgrtt, A Social and Economic History of Medieval Europe, 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 1972, p.80.
16 C.Cipolla, Before the Industrial Revolution: Europe Society and Economic 1000-1700, 3nd edition, London: Routledge, 2005, p.149.
17 E.W.Moore, The Fairs of Medieval England, p.8.
18 Ephraim Lipsion, The Economic History of England, Vol. 1, p.198.
19 D.Abulafia, The Cambridge Medieval History, Vol. V, p.92.
20 R.D.Face, “Techniques of Business in the Trade between the Fairs of Champagne and the South of Europe in the Twelfth and Thirteenth Centuries”, The Economic History Review, New Series, Vol.10, No.3 (1958), p.427.
21 E.W.Moore, The Fairs of Medieval England, p.288.
22 Edward Miller and John Hatcher, Medieval England: Towns, Commerce and Crafts 1086-1348, p.172.
23 E.W.Moore, The Fairs of Medieval England, p.118.
24 W.Cunningham, The Growth of English Industry and Commerce, Vol. 1, p.393.
25 E.W.Moore, The Fairs of Medieval England, pp.15-16.
26 D.C.Douglas, English Historical Documents, Vol. III, 1189-1327, p.855.
27 E.W.Moore, The Fairs of Medieval England, p.1.
28 E.W.Moore, The Fairs of Medieval England, p.31.
29 E.W.Moore, The Fairs of Medieval England, p.28.
30 Ephraim Lipsion, The Economic History of England, Vol. 1, p.232.
31 E.W.Moore, The Fairs of Medieval England, p.34.
32 Edward Miller and John Hatcher, Medieval England: Towns, Commerce and Crafts 1086-1348, p.170.
33 E.W.Moore, The Fairs of Medieval England, p.46.
34 G.A.J.Hodgrtt, A Social and Economic History of Medieval Europe, p.82.
35 R.S.Lopez, The Commerical Revolution of the Middle Ages 950-1350,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76, p.90.
36 Edward Miller and John Hatcher, Medieval England: Towns, Commerce and Crafts 1086-1348, p.174.
37 R.H.Britnell, The Commercialisation of English Society, 1000-1500,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6, p.89.
38 A.R.Bridbury, Medieval England: a survey of social and economic origins and development, Leicester: Matador, 2008, p.127.
39 J.Thirsk, Agrarian History of England and Wales, Vol. II, 1042-1350,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8, p.142.
40 Edward Miller and John Hatcher, Medieval England: Towns, Commerce and Crafts 1086-1348, p.173.
41 E.W.Moore, The Fairs of Medieval England, p.58.
42 R.S.Lopze and I.W.Ratmond, Medieval Trade in the Mediterranean World: Illustrative Documents Translated with Introductions and Notes,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55, p.393.
43 J.Strayer, Dictionary of the Middle Ages, Vol. 4, New York: American Council of Learned Societies, 1989, p.584.
44 G.A.J.Hodgrtt, A Social and Economic History of Medieval Europe, p.67.
45 N.J.G.Pounds, An Economic History of Medieval Europe, London and New York: Longman, 1994, p.413.
46 E.S.Hunt and J.M.Murray, A History of Business in Medieval Europe,1200-1550, p.29.
47 C.Walford, Fairs Past and Present: A Chapter in the History of Commerce, London: Elliot Stock, 1883, p.8.
48 E.S.Hunt and J.M.Murray, A History of Business in Medieval Europe, 1200-1550, p.65.
49 Edward Miller and John Hatcher, Medieval England: Towns, Commerce and Crafts 1086-1348, p.166.
50 Edward Miller and John Hatcher, Medieval England: Towns, Commerce and Crafts 1086-1348, p.170.
51 E.W.Moore, The Fairs of Medieval England, p.1.
52 E.W.Moore, The Fairs of Medieval England, p.118.
53 E.W.Moore, The Fairs of Medieval England, p.285.
54 E.W.Moore, The Fairs of Medieval England, p.285.
55 D.Abulafia, The Cambridge Medieval History, Vol. V, p.93.
56 E.W.Moore, The Fairs of Medieval England, p.99.
57 E.W.Moore, The Fairs of Medieval England, p.103.
58 E.W.,Moore, The Fairs of Medieval England, p.103.
59 G.A.J.Hodgrtt, A Social and Economic History of Medieval Europe, p.82.
60 Ephraim Lipsion, The Economic History of England, Vol. 1, p.216.
61 Ephraim Lipsion, The Economic History of England, Vol. 1, p.216.
62 Ephraim Lipsion, The Economic History of England, Vol. 1, p.234.
63 Ephraim Lipsion, The Economic History of England, Vol. 1, p.234.
64 R.H.Britnell, The Commercialisation of English Society, 1000-1500, 2nd, p.161.
65 S.Reynold, An Introduction to the History of the English Medieval Towns, New York: Oxford, 1977, p.149.
66 E.W.Moore, The Fairs of Medieval England, p.218.
67 R.H.Britnell, The Commercialisation of English Society, 1000-1500, 2nd, p.89.
68 W.Cunningham, The Growth of English Industry and Commerce, Vol. 1, p.452.
69 D.Abulafia, The Cambridge Medieval History, Vol. V, p.93.
70 R.Price, A Concise History of France, 2nd,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5, p.18.
71 D.Abulafia, The Cambridge Medieval History, Vol. V, p.92.
72 E.S.Hunt and J.M.Murray, A History of Business in Medieval Europe,1200-1550, p.55.
73 N.Pounds, The Medieval City, Westport: Greenwood Press, 2005, p.170.
74 N.J.G.Pounds, An Economic History of Medieval Europe, p.361.
75 D.Abulafia, The Cambridge Medieval History, Vol. V, p.93.
76 D.Abulafia, The Cambridge Medieval History, Vol. V, p.93.
77 R.Price, A Concise History of France, p.45.
78 M.Jones, The Cambridge Medieval History, Vol. VI, p.213.
79 N.Pounds, The Medieval City, p.171.
80 Ephraim Lipsion, The Economic History of England, Vol. 1, p.222.
81 E.W.Moore, The Fairs of Medieval England, p.294.
82 E.W.Moore, The Fairs of Medieval England, p.294.

原载于《小荷》第11期

 
【经济-社会史评论网转发】2015年1月5日
返回顶部   
 
首页 博硕园地习作园地
   

天津师范大学欧洲经济社会发展研究院主办
copyright©经济-社会史评论网站
引用转载,注明出处;肆意盗用,即为侵权。
备案号/经营许可证号:津ICP备09008453号——8/津教备0381号

eshwebmaster@eyou.com